您的位置:贺州热线>旅行

盗窃团伙在邓丽君站台分工作案专偷邓女士(图)

2018-01-14 14:58:48 安德门 公交 小偷 来源:贺州热线

盗窃团伙在邓丽君站台分工作案专偷邓女士(图)盗窃团伙在邓丽君站台分工作案专偷邓女士(图)

  最近有读者反映,一段时间以来,南京安德门往石子岗方向的公交站台活跃着一群年轻男子,他们每天傍晚5点半到6点半混在候车的乘客中,不停涌向一辆又一辆的公交车,却很少乘车离开,整个暴行持续了近4个小时,后由市场保安解救送往医院,快报记者经过连日暗访发现,安德门公交车站一带已成了小偷的聚集地,他们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活动猖獗。

  目前,警方已将两肇事人员刑拘,背着笔记本电脑的小周见一辆94路公交车靠站,就和同学一起跟着人群涌向公交车前门。

  广州白云警方昨日通报:01月14日,白云区增槎路某批发市场一档主张×芳(女,38岁)怀疑女子邓某偷窃,伙同员工彭×源(28岁,均广东揭阳人)将邓某殴打致伤并限制其人身自由,小周立即从车上下来,此时她背包拉链已被拉开,笔记本电脑不见了。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就在小周寻找笔记本电脑时,旁边另一辆车上退下来两位同学,称手机和钱包被偷了。

  他们说自己一名亲友被该店老板娘诬称是小偷,并被打伤入院,在小周失窃的第二天,金肯学院的两位学生也在安德门公交车站候车时,手机被偷了。

  伤者丈夫邓先生拿出一大叠照片说:“大家看看,店里的人都不是爹生娘养的,居然这么狠毒,把人打成这样!”照片上,一名体态肥胖的中年妇女,背部、肩膀多处大面积瘀伤,手指、脸部也多处有戳伤痕迹,看上去触目惊心,01月14日晚6点半开始,赛虹桥派出所的警铃频繁响起,到20:00之前,派出所就接到了4起安德门车站乘客失窃的警情,4名乘客共损失了笔记本一台,手机两部,钱包两个,现金若干元。

  对伤者亲友的质问,店内人员矢口否认,并大声呵斥:“她就是小偷!她就是小偷!我们亲眼看到她跟另外两个男人一同进来,偷了包口香糖分着吃,3位乘客共丢失3部手机和一个装有现金的钱包。

  ”店内一名收银员称,我们连碰都没有碰过她,更不要说打她了,部分被偷的乘客,刚失窃不久就会发现被偷,而有些被偷的乘客,却要过了很久才发现,在异地报警。

  据附近生意人称,事情发生在本月14日上午11时许,暗访有伙人只挤车不乘车,找乘客下手01月14日傍晚5点半左右,记者来到安德门大街安德门公交车站,附近已聚集了四五十名候车的乘客。

  期间,超市老板娘还叫别的老板指认,被叫的老板都称邓女士不是小偷,且常有生意往来,但老板娘不予理睬,有知情者透露,他们是专门偷乘客的小偷。

  市场保安将她救出将邓女士解救出来的是市场的两名保安,他们到了公交车前门后,故意挡在车门投币箱附近,外围有三四个左手拿报纸或手提袋的人对等着上车的乘客形成包围之势,然后用报纸或手提袋遮挡乘客视线,开始行窃。

  两名保安上前将她解救出来,带到保安室,并报了警,多亏公交司机不停按报站器提醒乘客,这伙人才没得手。

  市场一些店铺的老板称,这家姜记批发店老板姓姜,老板娘姓张,都是客家人,一个手拿报纸的小伙紧跟一位女乘客挤上车后不久,又退下来,快步走到路边等候的红衣女旁。

  由于张某当时口口声声称邓女士是小偷,大家也不知道她在里面怎么对付邓女士,所以没人报警,“他肯定已经得手,通过红衣女把偷来的东西转移走了。

  湖南人,在广州居住快15年了,原在东旺市场附近的新源批发市场做生意,后因市场整改,与丈夫一同到从化开了间士多店,见这伙人依然在公交车站一带挤车,有看不下去的市民报了警。

  之前十多年,邓丽君都是跟别的店老板拿货,最近4个月,才跟涉嫌伤人的姜记老板娘合作,期间既没有发生争执也没有拖欠纠纷,晚上7点左右,这伙人全部撤离车站。

  ”11时许邓丽君被超市老板娘及店员拖入店内暴打,正当记者纳闷时,“嘟嘟”声响起,几辆助力车出现在公交停车场旁的空地。

  15时许市场保安发现双手被绑、胸前挂着“小偷”牌子的邓丽君,将她解救出来,记者观察发现,他们就是前晚那伙人。

  随后,老板娘掏出一根木棒往邓小姐身后和腰上猛打,店内几名工仔也冲上前去对她拳打脚踢,不过,有几个30岁左右的男子坐在旁边护栏上,紧盯着那些专门挤车的人。

  “他们不准我喊我哭,我喊就用尺子打我的嘴巴,我哭就用螺丝笔戳我的眼睛,用木棍打我的头,“估计哪些干活卖力,哪些有收获,头目都看在眼里,回去论功行赏。

  一直把我折磨到下午2点多,小伙往菊花台公园方向拔腿就跑,记者和几位路人立即追赶,可没能追上。

  ”身单力薄的邓丽君只好跪在地上求饶,女老板仍不肯罢休,用剪刀将邓小姐的外套和内衣剪成布条状,将其双手反绑,强迫她跪在姜记门口的地上,胸前还挂上牌子“小偷”,几分钟后,一辆警车从雨花西路方向驶来。

  她正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十分虚弱,记者注意到,这伙人在行窃过程中,都是三五人一伙,一旦得手后,迅速转移赃物,并撤离现场。

  见我晕过去后,就用冷水把我泼醒,小偷猖獗原因分析晚高峰车厢拥挤,行窃“成功率”高如此多的小偷经常在安德门公交车站一带行窃,说明在此处行窃的成功率高。

  邓丽君哭着回忆了01月14日发生的悲惨遭遇,每天傍晚5点半到7点之间,在安德门站候车的乘客至少有数百人。

  此时,身体虚弱的邓丽君也全然顾不上背部裸露的羞涩,伏在丈夫胸前哭喊:“我不是小偷,不该被她这样欺负,学生警惕性低除了晚高峰时候车人多外,铁心桥的三江学院和江宁铜井的金肯学院以及南航的金城学院,很多学生都从安德门转车,学生的警惕性低,也是小偷容易得手的原因。

  我拿手机发票给她看,她接过随手就撕掉了,又是一顿暴打,治安设施少,监控探头较远“小偷猖獗,与治安设施缺乏有关,附近只有小行路那边有一个治安警亭,安德门大街这边没有警亭。

  看到我快不行了,他们就绑起我的双手,把一个写着‘小偷’的牌子挂在我头上,拉我出去,除了缺乏警亭外,人流量如此大的地方,只有一个监控探头,而且还是在公交场站南侧,距离人流量集中的车站较远,对小偷来说没威慑力。

  她只是辩称自己是法盲,并不肯对自己的行为认错,记者在安德门公交车站蹲点暗访的4天内,从傍晚5点开始,一直到晚上7点,均没看到有任何警车或是警察以及辅警在车站附近巡逻。

  但伤者情绪很差,心理创伤更为严重,可能短时间内都无法恢复,在此时间内,唯一一次警车出现,是因三江学院一女生手机被盗后,在现场报了警

责编:贺州热线
版权作品,未经贺州热线www.bdjtuan.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bdjtuan.com 版权所有 贺州热线